六火失踪记

幽❀ゆき:

☆题目别信


☆论第七班是如何坑自家老师【划掉】论第七班是如何带老师去恋爱的【划掉】论第七班……怎样……(
°Д°)︵┻━┻擦!

☆全程带卡,微带鸣佐。


——————————————————————

 此刻,春野樱一脸懵逼的看着眼前的景象,艰难地吞吞口水。宇智波佐助脸上滑落一滴冷汗,表情痛苦的捂住左眼。而准.火影大人的漩涡鸣人则彻底石化在原地,即便九喇嘛已经笑瘫在地也毫无反应。
 奈良鹿丸咂咂嘴,“那么,现在该怎么办?”不,且不说该怎么办,无论怎么办都会很麻烦。
*
 事情要从昨日说起。
 离村的佐助在一周后回来。还没走多远,自己的旅行甚至连个开头都算不上,就被鸣人的一纸飞书给喊了回来,原因是旗木卡卡西要接任第六代火影了,身为学生及第七班成员,佐助必须回来。
 懒得跟这个靠着丸子和嘴遁横扫天下的人多费口舌,宇智波小少爷在看完飞书内容的下一秒出现在火影室内,在春野樱嘴角抽搐的注目下一拳挥在鸣人头上,无声的表示自己很恼火。
 第二天是接任仪式,旗木卡卡西在第七班成员的注视中成为第六代火影。
 自己的学生春野樱送上一份大礼作为祝贺,就连曾经受到卡卡西临时带队的奈良鹿丸等人都送上了礼物。虽然漩涡鸣人送的是自己珍藏许久的拉面券,可卡卡西依旧很开心。只不过,宇智波佐助却什么都没送。
 意料之中。
 卡卡西笑着这么想。
 另一件意料之中的是漩涡鸣人果然很生气这件事,当即就和宇智波佐助吵了起来。顺带着自己生日当天也没收到礼物这件事。
 这俩幼稚的小鬼一旦动起手来那可是谁都阻止不了的,就算那个人是刚刚就任的第六代火影。
   这两个人从就任贺礼说到生日礼物,从生日礼物又说到旅行不留在自己身边。

 春野樱学着自家老师瘫了个死鱼眼,感觉自己貌似在不知不觉中被喂了一嘴狗粮,表示整个人都不好不好了。
 谁知道漩涡鸣人这个不读空气的家伙还补了个刀,对着宇智波佐助大吼道:“佐助你混蛋!临走前把我吃干抹净就算完事儿了我说?!!你当我是什么?!!!!”
 “……”卧槽!鸣人你特么被我男神↑了?——一脸懵逼的春野樱。
 “……”嗯???你俩怎么一言不合就开车?而且,鸣人你竟然是被↑的那个?!——被毁三观的第六代火影旗木卡卡西。
 “……”哦,我拒绝这么麻烦的情报。——眼神死的奈良鹿丸。
 “……”6666,不愧是咱们村的朋♂友,可以的可以的。——吃瓜群众。

  “……”宇智波佐助难得一见的变了脸,从牙缝里吐出一句,“你这个白痴吊车尾的,被吃干抹净的明明是我!果然你还是去死吧!”

  卧槽!被↑的那个竟是宇智波佐助?!!!!!哦,这才是正确的走向才对。——莫名安心的木叶村民。

  春野樱发誓,今天是她的三观不断在刷新的日子,就算是一周前的四战都没这么让她懵逼过。无法接受自己的男神被鸣人那个家伙给↑了,怒气值开始暴涨,甚至盖过了宇智波佐助亮出的永恒万花筒写轮眼。

  眼看着三人的火花就要毁了木叶,身为师长的卡卡西赶紧上前阻止,先是躲过佐助喷出的豪火球,同时将用雷切抵挡被鸣人丢过来的螺旋丸。刚打算开口阻止,却没想到被春野樱奋力的一拳给连累到。

  地面以9级地震级别迅速崩塌,漩涡鸣人眼疾手快的拉住卡卡西,一个转身将自己的老师……丢了出去。

  宇智波佐助在开高达以及使用轮回眼中犹豫了一秒,果断选择了后者,将自己的老师……转移到别的地方去了。

  “诶?”站稳的漩涡鸣人愣住,“啊啊啊啊啊啊啊,卡卡西33!!!!”

  “……!”擦!六代火影上任第一天就莫名其妙的失踪了?奈良鹿丸扶额,“佐助,六代目人呢?”

  佐助抚上左眼,顿了顿,言道:“不知道。”

  “……”完了。

  没有人知道旗木卡卡西被转移到了哪里,就连宇智波佐助自己都不清楚。

  这也就造就了开头的状况。

*

  旗木卡卡西在一阵眩晕后彻底清醒过来,一边在内心无奈地吐槽自家三位学生,一边环视周围,妄想从四周的环境中得到些情报。

  然后……

  他就蒙圈了。

  谁能告诉他为什么自己会在过去的木叶?!!!!火影岩上大写的三个头像无一不在诉说着他穿越了这件事情。

  既然火影才到三代,那就意味着他的老师波风水门还活着,那就意味着他一直感到愧疚的少女野原琳还活着,那也就意味着……他喜欢的那个人——宇智波带土还活着。

  旗木卡卡西并不想太过于引人注目,自己并不属于这个时代,更不应该留下过多的痕迹在这里。

  这么想着,他脱下了火影袍,身着一身忍者服装,拿出自己的护额戴在额头处,下意识的遮住左眼,即便那里早已不再是写轮眼。

  伪装好自己后,卡卡西开始闲逛。像是一位初来乍到的旅行者一般,即使他的心内五味陈杂。

  他先去了自己的家,一如既往的寂静诉说着这个时代的自己已经失去了父亲,已经是孤身一人了。

  轻抚着床头上摆放的照片,从那里可以看得出来,这张照片和相框还很崭新,应该是刚摆上不久的。

  唇齿相碰,卡卡西最终只是微微一笑,什么都没有说的退出这个时代的旗木卡卡西的家。

  随后他去了波风水门的家,从远处观望漩涡玖辛奈忙碌的身影,想了想,还是决定伪装一下自己,以斯坎儿的身份去搭话。

  这个过程并不需要花费太多的时间,即使自己并没有随身带着美瞳也没关系,因为自己已经不需要再去遮掩写轮眼的存在了。

  “呀~您好。”伪装姿态的卡卡西笑眯眯地打起招呼,“今天真是个好天气呢。”

  漩涡玖辛奈微愣,随后也回以微笑,“是呢~第一次见到你啊,你是哪个村子的忍者?”

  “……”卡卡西,应该说是斯坎儿。他举起手中的相机,言道,“我只是一名旅行者,想要记下某些瞬间的美好。可以的话,能给您照一张相吗?”

  玖辛奈微微红了脸,夸张的打着手势,“哎呀,那多不好意思啊。”

  “不。”他将相机举起,调好焦距,“您未来一定会是一位温柔的母亲,能成为您的儿子以及学生们也必定会很幸福吧。”

  “诶?!”

  在女人愣住的那瞬间,快门声响起,记录下这个略微疑惑的表情,紧接着再次摁下快门,最终留下那抹略带羞涩的笑。

  斯坎儿点头示意,向玖辛奈道别。

  离别前,女人唤住他,“如果以后我有儿子的话,真希望他有你这样的老师呢。待人有礼温柔,富有感染力的笑容。啊对了,就算你不是忍者,让我未来的儿子跟你学习学习摄影也好呢。”

  “……”不,玖辛奈桑。我……并不是一位合格的老师,甚至没有教给鸣人任何有用的东西。我连自己的同伴都没有保护好,也没能保护好他的父母、我的老师和老师的爱妻您。

  如果再来一次的话,真希望在当年战死的人是我。如果他没有死的话,他……带土一定会比我更加适合成为第七班的老师。

  “我相信,您的儿子一定是个待人有礼且温柔强大的忍者,他会贯彻自己的忍道,有话直说,将火影当做自己的目标而不断的努力,不断地前行。”他好似想起了什么,发自内心的笑了,“就如同他的父亲那样。”

  “你认识水门吗?!说起来……水门他们不会有事吧?!”

  “发生什么了吗?”斯坎儿问道。

  玖辛奈蹩起眉头,“任务。水门带着他的小队去做任务了,真希望他们能平安回来。”

  “……”

  旗木卡卡西不捉痕迹地皱了皱眉,很快向玖辛奈道别,他怀揣着不安,快速地穿越在木叶街道,他的记忆中没有这次的任务。

  他十分清楚一个道理——蝴蝶效应。

  他不想成为那只蝴蝶,更不想煽动翅膀而改变过去,虽然他的确想要重来一次,但并不是以这样‘异端者’的身份和方式。

*

  当旗木卡卡西来到任务地点的时候,这里已经遍地尸骸,他喘着粗气越过这些早已冰冷的尸体,眼神快速地越过一张张面孔,随后便松了口气。

  还好,没有水门老师他们……

  紧张的神经刚放松,一股莫名熟悉又陌生的杀气逼迫而来,多年的习惯使得卡卡西下意识做好攻击准备,随时打算结果了身后的那人。

  “别动!”一道稚嫩却又低沉的声音在卡卡西身后响起,带着警告的意味,“你是什么人?”

  卡卡西早在那人出声前就已经僵住,内心开始翻腾,开始喧嚣。

  无名的情感像是找不到宣泄口般的堵在心里,好难受,伴随着愉悦。

  “带土,没事吗?”

  好听悦耳的女声从另一个方向响起,卡卡西微微睁大眼眸的注视着闯进他视野中的少女,浑身不自觉地颤抖着。

  琳……

  “啧!琳!你别过来,很危险!”那声音继续言道,“笨蛋卡西人呢?”

  “跟水门老师在做善后,不过有些棘手。”少女回应道。

  旗木卡卡西试图找回自己的声音,心脏因为欢喜因为伤痛而不规律地跳动着,“那个,我只是一名摄影师,不回产生任何威胁的,可以放开我吗?”

  他的视线看向挂在胸前的摄影机,希望少女能够相信他的话。

  卡卡西知道,野原琳是一个温柔的女孩子,是她的话一定不会有事的。

  果不其然,少女冲着身后的人点点头。“放开他吧,带土。”

  感到自己身后的苦无已经收起,旗木卡卡西这才松了口气,重新挂起笑容,即便这抹笑在这片被鲜血染红的大地中是多么的晃眼和讽刺。

  “抱歉,突然闯入到你们的任务中,我是一名摄影师。”鲜血的味道不断撞击着卡卡西的嗅觉,周围的树木让他回想起了那天的景色。同样是被杀戮与血充斥的世界,同样是一名少年、一名少女以及杀人凶手的自己。唯一不同的是,那个少女还活着,那个曾经自己以为死去了的少年还站在眼前。忽然间,他开始有些感谢自己的三个学生了,“我叫做斯坎儿。”

  斯坎儿?‘伤疤’?宇智波带土微微挑眉,同时对琳招招手,示意少女站在自己身边,“你来这里做什么?”

  “嘛……偶然?”

  你特么在逗我?!黝黑的双眸里写满了这句话,“快点儿离开这里,很危险。”

  “谢谢你的关心。”他笑道,“但我有些东西想要拿到手,所以暂时请允许我待在你们的身边。”

  闻言,琳露出了疑惑的神情,“可是……这里应该没有什么值得一个摄影师不惜冒险也要拿到的宝物吧?”

  “不,有的。”他如此肯定地说道,“我想要一张照片。放心吧,我会尽量不拖你们后退的。别看我这样,自保的能力还是有的。”

  “我想也是。”宇智波带土轻哼。

  不再多理会卡卡西,宇智波带土拉着琳离去,向林子的深处前行。

  旗木卡卡西心生疑惑,在他的记忆力,小时候的宇智波带土就是个什么都做不好的吊车尾,心地善良到可怕。哦,真的要形容的话,大概跟他后来的精分程度有得一拼。

  可是,眼前的带土却对四周的鲜血和死尸无动于衷,怎么想都觉得奇怪。

  或许自己是来到了一个什么平行世界也说不定。

  没走过久,一群忍者就冲了出来。宇智波带土率先把琳挡在了身后,而旗木卡卡西则采取了相同的动作,三人同时一怔。

  也不多言,各就其职。

  宇智波带土虽然没有开启写轮眼,旗木卡卡西虽然也没有使用雷遁,却依旧干净利落,野原琳只需要辅助二人便好。

  就如同一直合作的那般,快速解决了这波敌人。

  同时,他们还迎来了处理完事情的波风水门以及这个时代的旗木卡卡西。

  身为第六代火影的卡卡西看着小时候的自己和宇智波带土拌嘴的样子,干笑了几声。

  小时候的自己原来这么……傲娇啊。

  而且,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为什么总觉得带土那家伙好像是故意的在惹这个时代的自己?

  “抱歉啊,让你见笑了。我家的两个小家伙从小就这样,总是不停地拌嘴。”水门不好意思的说道,将卡卡西从自己的思绪中拉了回来。波风水门的眼眸中闪烁着不明的情愫,双眼紧盯着眼前的人。

  卡卡西摇摇头,“没关系,我的学生中也有两个孩子是这样的呢。”

  “诶?斯坎儿先生不是忍者吧,你也有学生吗?”

  “……”卡卡西迎上自家老师的视线,笑得别有意味,“啊啊!有的。一个是别扭的孩子,总是冷着一张脸,把喜怒哀乐都藏在心里。一个是直率的孩子,无论什么都写在脸上,向来是有话直说,心里藏不住事。还有一个女孩,温柔却又坚强,有些属于她自己的任性,同时也守护着她最珍爱的事物。”

  波风水门不自觉地笑了,“那还真是……够像的。”

  宇智波带土和这个旗木卡卡西还在拌着嘴,野原琳在一旁轻笑着,偶尔出声阻止二人幼稚的对话。

  六代目火影这才感慨道,即便是不同世界的带土,果然还是没有丝毫的改变嘛,蠢蠢的、善良的、别扭的吊车尾。

  他举起照相机,将此刻的画面锁在镜头下。

  听到快门声,三人都停下动作,齐齐看了过来。

  “你做什么?”小卡卡西不悦道,摊着死鱼眼。

  旗木卡卡西……斯坎儿微微耸肩,“当然是拿到我需要的东西了。”

  “诶?斯坎儿先生想要的宝贝就是……我们的照片?”少女简直不敢相信的耳朵。

  斯坎儿不可否定的点点头。

  “……”宇智波带土什么也没说,扭头又开始和小卡卡西拌嘴。

  任务结束后,斯坎儿跟随水门班一起回了木叶,将照片洗出来分别送给了水门班的成员。

  小卡卡西本想拒绝,但被宇智波带土逼迫着追了整条街烦的不能行,最终还是收下了那张照片。

  就此,旗木卡卡西的床头处又多了一张照片。

*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间过去了一周,旗木卡卡西知道自己差不多快要离开了。

  他其实已经很满足了,在这一周的时间里,他几乎每天都到波风水门家蹭饭,会跟着水门班一起练习一起做任务。自己的相机中记录了满满的回忆,对于他而言的回忆。

  来到这个时代的第八天,不知道为什么,卡卡西觉得今天将是最后的期限,自己很快就要回去了。

  他买了下酒菜陪着自家老师聊了聊,又买了自己最爱吃的食物送到记忆中空无一人的家里。哦,还到亥一先生的花店买了鲜花送给野原琳。

  最后,他来到宇智波街,等待训练回来的宇智波带土。

  “哟~!”

  宇智波带土挑挑眉,“你还真是悠闲啊,……斯坎儿先生。”

  “嘛。”斯坎儿轻笑,同时身体开始透明化,“看起来我要回去了……”

  “……”

  “你好像一点也不惊讶的样子。”他说道。

  带土走到斯坎儿面前,抬手示意这个高大的男人蹲下来,与自己平视,“啊啊。我……水门33的猜测。就结果而言,33的猜测是对的。”

  是么……“谢谢你们,这段时间我过得很开心。是这十八年以来最开心的日子了,真的谢谢你,带土。”

  “……”带土不捉痕迹地叹息,伸手抚平那人皱起的眉头,“既然开心的话,就不要露出这幅表情啊。”

  “……”

  随即,带土露出一抹灿烂的笑容,那是卡卡西记忆中最真实又泯灭不去的笑容。然后,他对着卡卡西说:“我啊,还是喜欢看你笑的样子。最喜欢。”

  旗木卡卡西张张口,想要说些什么。他觉得那种感觉又回来了,像是一开始再次见到带土和琳时的心情。无名的情感像是找不到宣泄口般的堵在心里,好难受的同时又伴随着愉悦,心脏因为欢喜因为伤痛而不规律地跳动着的心情,再次袭击着自己。

  像是做出了什么决定,卡卡西抬手握住轻抚在自己额头上火热的手,“带土,我有话想要说。”

  卡卡西想要告诉他,想要告诉宇智波带土。

  他喜欢他。

  这句话,十八年前未能说出口,十八年后也依旧未能说出口。

  此刻,他不想再错过。

  即便旗木卡卡西清楚的知道,就算说出口了也不会改变任何事情。

  他不是以旗木卡卡西的身份在告白,只是以斯坎儿的身份在传达一个未能说出口的四个字。

  “嗯,但是时间好像到了。”带土指指卡卡西逐渐透明的身体,“没关系的,既然你是来自未来的人,我们一定还会再见面的。一定!”

  “不是的,不是现在说的话,就没有机会说了……”他急切地想要在消失前传达到。

  可是,直至自己彻底消失在这个时代,那句话依旧没能说出去,说给该听的人。

  一抹悲伤爬上了卡卡西的眼梢,伴随着宇智波带土的那句‘总有一天,我一定会听你诉说的。’

*

  春野樱松了口气,兴奋地跟漩涡鸣人击掌,可算是把自家老师给找回来了。要不然木叶铁定炸锅,第六代火影上任的第一天就被自家学生给丢到不知名的空间里去,简直比什么都要丢人和乌龙。

  最可怕的估计就是若自己的师父纲手知道这件事了,还不得气得一拳超人附身,把木叶给翻个个啊。

  漩涡鸣人和宇智波佐助也因这个事情长了个记性,同时面对卡卡西的说教,心不甘情不愿地和解。

  木叶村民本以为这俩祖宗又会在卡卡西看不到的地方大打出手呢,结果……

  出手是出手了,不过跟木叶村没关系,而是在床♡上大♂战了一场,这间接导致了宇智波佐助晚出村一周。

  不知道是哪位不知名的八卦者简称九喇嘛透露了此消息,木叶村民纷纷赞叹未来的第七代火影大人够厉♂害。

*

  一年后,旗木卡卡西站在宇智波带土的坟前,看着手中的物品,苦笑。

  “真是的,说什么‘总有一天,我一定会听你诉说的’啊。”你看,明明照片上什么痕迹都没有。

  没有你,没有琳,没有水门33,没有玖辛奈桑。

  我没能给自己留下一丝一毫的想念,也没能给鸣人留下任何迟到的生日礼物。

  真是的…“所以说,已经不会再见了啊……带土。”

  旗木卡卡西拿着照片的手一阵脱力,微风适时的带走了那些空白的‘留念’,却在他不知道的时候,又带来不同的礼物,好似再说‘这是迟到一年的就任贺礼’。

  有谁从微风的手中夺回了那些张轻薄的照片,静悄悄地从背后将卡卡西圈住,像是对待珍宝一样的小心翼翼地拥在怀里。

  在对方震惊的神情中轻笑,“所以说,还会再见到的啊,卡卡西。”

  这一次,我不会松手,我一定会听你诉说的。“那么,第六代火影大人,你想要诉说的是什么呢?”

  “……”

  卡卡西忽然笑了,伴随着一滴深入土中的泪水。

  “欢迎回来,万年迟到的吊车尾。”

  “啊啊。我回来了,狂妄的笨蛋卡西。”

  “还有,我喜欢你。”

  “还有,我喜欢你。”


FIN.


脑洞来自于《火影忍者剧场版——失落之塔》


 众所周知,鸣人离开的时候,那句未能说完的话,被水门阻止说出口的话,我一直都觉得很遗憾。


前几天重新观看《失落之塔》的时候,莫名其妙的有了这个脑洞,用了五天的时间才算是写完,其实并不长,只是工作忙,回到家基本上就直接瘫倒床上了,根本没时间,就算是现在也是困得要死。


错字我基本是改了,若是还有,大家就见谅一下吧,眼皮都已经大战了几回合了。


文章本身是可以分成上.下两部分的,但是实在没精力去写,就索性合成一章了。


这个文章还有一个系列,暂时不透露,因为不一定什么时候才会写出来。


其他系列的坑,我……慢慢填【滚走】


PS:本来只是想写一些搞笑且ooc的故事的。不知不觉中又掺杂了一些悲伤的情愫。


果然,我只适合要么彻底崩坏的搞笑文,要么彻底悲伤的文章。


之前有看到一些太太们转发那个‘从文章可以看出作者本人的性格’?(貌似是这个名字,嘛,大致是这个意思吧)


就此可见,我果然是个两面性格的人,一面特别逗比,一面又及其阴暗【我不是土哥,我不是土哥,我不是土哥!!!!!重要的话说三遍!!!我特么不精分!!!!!!!】


以上。晚安

评论
热度 ( 421 )

© 血樱雪 | Powered by LOFTER